永远不要怪罪这届观众不行

永远不要怪罪这届观众不行
永远不要怪罪这届观众不行。作为一个自媒体,你永远是为观众服务的。如果观众不够喜欢你,一定是自己的问题,永远要放下你是博士等身份的高傲感。从中科院博士“沦落”为全职科普的“网红”,唐骋笑称自己活成了“父母不太喜欢的样子”。但是他始终认为,科普不是“不务正业”,科研工作者有义务把所做的东西传播给民众。唐骋的科普账号“芳斯塔芙”,是fun stuff的音译,意为“有趣的东西”,他想用更加娱乐、有趣的方式做科普。他认为好的科普要“像‘掺私货’一样,把正确的知识点做在视频里,让大家在娱乐、在玩的时候,不知不觉接受到这些知识,让受众‘我都不知道我涨知识了’。”  走上科普写作之路,这是梦开始的地方唐骋走上B站全职科普up主这条路,要从猴子开始讲起。2018年初,中国克隆出了世界上第一对灵长类动物,中中和华华。当时克隆猴的报道很多,但大多数人只是蹭热点,准确性低,这种时候,就需要更多专业人士去做好宣传科普。“就当时来讲懂克隆又懂神经科学、懂基因编辑,还会写科普的人,可能全中国我也就是独一份了。”谈及为何走上科普这条道路的时候,唐骋表示,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定位,有自己的一个position,“我既然有这样一个综合技能,那么从事科学传播也许是一个可以值得考虑的position。”放下博士身份的高傲感,永远不要怪罪这届观众不行“之前有个误区,认为科普是一个高大上的东西。然而,成为科普UP主之后,我逐渐发现科普并不是高大上,而是要和观众打成一片。”唐骋花费了不少时间来研究如何吸引B站观众们。“做科普的意义不是教化民众,我们做科普的对象是普罗大众,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,所以我们要做有趣的东西,把群众在上班、上学之后一点点零星的注意力争取过来。”就像刚才说的,科普的本质是“娱乐产品”。“中国高速发展的科技与民众的认知正在拉开鸿沟。这需要专业的科研人员来填补。”唐骋表示,互联网的混淆就像农田一样,要维护一定的生态环境。专业科普不占领这个生态环境,这个生态环境就会被一些谣言等占领。占领之后,对于受众本身的伤害可能是一方面,对整个社会而言会带来更多的问题。比如说伤害科学公信力。然而,当下一些专业科研人员做科普,往往是带着傲慢去做,觉得做科普没有难度,在唐骋看来做科普是为了占据生态位“如果观众不够喜欢你,或者你发现你的视频得到的反馈和你的想法不一样,那一定是自己的问题,永远不要怪罪这届观众不行,永远要放下你是博士等身份的高傲感。”  “科学家应该是探险家”,他想探索中文世界中的科普荒漠“我觉得如果科研人员有那么多科研经历之后再做科普,可以给自己定一些不一样的目标,我想尽量讲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科普。”“芳斯塔芙”的科普内容以各种泛生命科学类的有趣知识为主,“蹭热点的事情太多科普人在做了,我们自己人卷啥呀。我们的共同敌人是那些反智谣言,我就负责去拓展那些无人区,先把地儿给占了。”唐骋表示,像我目前着重做的演化方向的科普,目前网络上没有人系统的在做,那边的空间还很广阔,我目前的坚持就是,先不越雷池,把我擅长的这块先耕耘好。作为一个从学术界转过来的科普人员,唐骋建议:要充分发挥深入查阅学术文献的能力,不要参考科普做科普。那只能导致科普者和科普者不断内卷。他认为从科研到科普还是需要一定的转型,需要一定的训练。“拿出当年做科研的那种‘啃’的精神,啃百八十篇文章,变成那个领域的专家,你就可以做那个领域的科普,不断拓展自己做科普的边界。”“不是所有知识都需要用在视频里。知识点就像是食材,如果全都下到锅里,就是一个大杂烩。我们需要挑选出好的食材,加上各种调料,也就是精彩的故事情节,把科普做成一道美味的大餐。”唐骋发现,做好一个科普首先要尽可能讲好一个故事。“我也经常对他们说,‘进十出一’,这个领域你要真正学会,说的时候也要落实到具体观众,了解他们的想法,根据具体观众的特性去做科普。”在首届上海科技传播大会新媒体专场科普红人大会后,唐骋接受上海科技采访表示:“我希望上海科技节可以带来更多思想碰撞,让更多有专业知识的人想清楚自己怎么为科学传播去出一份力。”